乐文小说网 > 锦绣修仙路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

第二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

????????妖域,花宛和魔尊两人刚刚打死了一头独角牛,山一般的肉堆在那里,绿儿上前直接切了一块下来,朝着真火面前一丢,朱雀真火真心感到悲催,想她一火灵唉,居然沦落到烤肉的地步,看着两在一边休息的无良的两个,只好放出火来烤了起来。整块肉浮在半空中,真火围着它不停地绕来绕去的,绿儿时不时地刷一层蜂蜜,要么就是刷点黄油。再放点其他的调料,不一会香味便传出去很远。

????????“这样的日子一直这么下去多好。”花宛嘴里咬着一根狗尾巴草,毛绒绒的狗尾巴草,摇来摇去的,挡得她的脸都看不清了,魔尊伸手拿走了狗尾巴草,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。

????????“傻样,咱们不要理那些人不就好了。”

????????“唉。”花宛叹了口气,她前世的老娘派人传话来了,她就知道二百年的逍遥日子真心好短,她这二百年跟魔尊一起游历整个仙域。危险的地方一个没去,只在安全的地方呆着,想吃什么吃什么,想喝什么喝什么,把自己没实现过的愿望一个一个地实现过了,觉人生还是需要一些刺激的,不然生活会变得无趣起来,虽然每天都那么开心。可总觉得缺点什么,其实内心深处的失落是再多的快乐也填补不满的。这不,倾罗说了,整个仙域现在外魔越多了起来,除了上次被封印的地方,又出现了几处,虽然找了人去封印,但始终没法象花宛那样做到随心所欲,而且外魔的手段也越来越多,原先的没有灵智,现在还有一些外魔不但拥有灵智,而且还能幻成人的样子,只要转个身就根本分辩不出其是人是魔来。但花宛相信她还是能“看”得出来的,只是仙庭呼唤了她几次,她都没有出面,整个仙域的伤亡越大了起来,大家不免对她起了怨言,原本是同情她的,但最终却又怨上了她,这让花宛十分无语,若她还在下界折腾怎么办?这仙域就没有人出来主持大局了,说白了这些仙人全都养尊处优惯了,一个个的不愿动脑子罢了。那些外魔除了伤到了要害部位,不然怎么也打不死。其实要想分辩也很好辩,打一架不就行了,但是不明白那些个所谓的仙人们一个个怎么了?居然个个当起了缩头乌龟。总觉得有别人出头,自己还是保存实力的好。

????????“吃吧,不要想了,现在没谁能左右得了咱们,咱们想干什么干什么。”魔尊递了块肉给花宛,花宛拿过来就啃了起来,这烤肉啊还是得新鲜着吃才好吃,这么会功夫,小金藤带着一众人早把那独角牛给分解出来了,材料收到了一起,肉也一片片分好,放到了一起,随时取用,这些家伙也是给历炼出来了。真是不错,花宛十分满意。咬着嘴里的肉,吃得是眉开眼笑。

????????“轰!”一阵电闪雷鸣,妖域就是这点不好,时不时地就要躲避这种极端天气,一开始还以为是有大妖要化形呢,后来才现可能是妖域的地势不好,特别容易招惹雷电,花宛一度怀疑妖域下方是不是有一个大型的磁场。几人连躲带闪地跑到了一片空地上,花宛拿出了阵盘,铺开后钻了进去,魔尊早把空间法器拿了出来放了上去,几个钻进了屋子,看着外面风声大作。雨哗哗地下了起来。

????????倒了杯茶,花宛轻啜了一口,皱着眉头,“大妖们又要抱怨了,这雨啊一下就不晓得停的,不知道又有多少山林要毁掉了。”

????????“只要不去管它就行。”魔尊可没有那种悲天悯人的心态,知道花宛的圣母心又泛烂了起来。

????????“仙域这些年好多地方的天气都是这样的。”

????????“那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这样的,上面的人就没有人想着去找找什么原因?”

????????“上面的人都忙着怎么进神域呢,怎么才能长生不老呢。”

????????“可他们一活就是几十万年,已经长生了呀。”

????????“但是他们还是会有三灾五劫的,每一个都是象进鬼门关一样。只有神人不惧这个,所以他们才对神域那么向往。”

????????“可我也就是得了块石头,还让雷给轰散了,其他真心不晓得如何呀。”花宛犯了难。“外头的人不了解,还以为我得了多大的机缘似的,说不定人家认定我早进了神域呢。”

????????“所以啊,不要杞人忧天了,那些不是你的责任,不要管了,咱们开心就好,刚才吃得不过瘾,我去给你再弄些好吃的来。”魔尊急着去提高厨艺去了,自从跟在花宛身边,基本上她的吃食他全包了,花宛没想到这才多久人家的厨艺比她不知高端了多少。歪在躺椅上,这么多年的闲散生活,让她觉得骨头都快酥掉了,以前汲汲营营的,到处寻找机缘,可现在,到处找好吃的食材,魔域找完了跑到了妖域,魔尊说了,妖域的美味是最多的,这不才来几十年,就已经吃了不少好吃的,有些是以前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的,没想到也吃到了,真是人生若都是如此,那可真是太快活了。

????????“轰!”一道雷轰了下来,闪电也闪了又闪,轰隆隆的声音传出去老远。花宛一拂手,面前凝出了一面水镜,外面的情况一览无遗。除了瓢泼大雨,还有在雨中四散奔逃的兽类,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倒象是有什么猛鬼在后面追似的,花宛猛地坐起了身,朝着外面奔去。出了隐匿阵法,雨便落到了她的身上,那雨透心地凉,她都是神仙了好不好,这样的雨简直太不可思议了,朝着妖兽们奔来的方向几个起落便消失掉了,魔尊端着新做的点心,看着还有散着茶香的杯子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丫的好管闲事的毛病一直没改,走到哪管到哪,美其名日路不平有人踩。

????????花宛奔进了一座树林,象这样的林子周围几乎全部都是。本来没觉得有异常的,但是那里的妖兽跑出来的最多,而且既然下这么大地雨,不是应该找地方躲起来吗。为什么还要往外跑,肯定是有古怪的。花宛朝里冲去,光锦裹在她身外,虽然雨很大,除了刚开始她感受了一下的那几滴,其他都没有落到了她的身上。花宛很快来到树林中心,那里正有地下水在朝外冒着,天上下着雨,地上在冒水,而且不是只冒一点点,象有井口那么粗的水直朝外冒,好象有什么异宝要出世一样,那里已经守着一些品阶比较高的大妖了,但是花宛一来,它们便跑得无影无踪,实在是花宛身上的那一丝妖元力的作用,刚开始他们在妖域几乎是寸步难行。不管什么妖都不放过她们,花宛没法子,到哪都释放着那一丝的妖元力,搞得象妖皇出行似的,所有的妖们都退避三舍。这才让他们的妖域之行顺当了起来,此时她身上妖元力流转,那些大妖们虽心有不甘但却没有办法,那是妖皇的压力,心里骂着也不知是什么异宝,连妖皇都引来了,若它们能得到岂不是大大的机缘,奈何妖皇在此,它们只能退开。有些不甘心地在老远的地方看着,希望有机会分得一杯羹。花宛看着一直在朝外冒着的水柱。迷幻眼早施展了起来,整个眼神透着水柱朝里一直去,这水柱很深,不下百米,花宛看到底的时候,突然瞳孔猛地缩了一下,随即便裹着光锦冲进了水柱,朝着下面而去,她居然看到了一块泛着紫光的石头。那不是神石吗?直到那颗石头拿到了手里,她的心才踏实了下来。

????????神石一到她手上,那水柱便无影无踪,退得十分快,花宛从地底出来的进候,天空已经放睛了,阳光洒了下来,周围一片寂静,好象什么也没有生过一样,而刚刚喷水柱的地方除了一根枯死的树根什么也没有。花宛疑惑地也回到驻地,魔尊已经等在了门口。

????????“又得到了什么宝贝?”花宛伸出了手,神石在她手上泛着紫色的江芒,魔尊的眼神暗了下来,“这都多少了,好象专门找你一样,难不成是要你完成任什么任务?天道就没给你点指示?”花宛摇了摇头。她也是一肚子不解好吧。神石一进空间便飞向了半空,与之前得到的几块很快融合到了一起。目前那块石头还看不出形状来。

????????“算了,走吧,车到山前必有路,神的指示也在前面呢。”魔尊与她相视一笑,收拾了一翻,两人重新上路。妖域里各种仙植炼器材料要多少,有多少,实在是妖修们不会炼丹也不会炼器,这些东西与它们而言与路边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,花宛碰到了可不会手软,高阶的全部收走,反正她的星球有无数个空着的,只要她一个阵法上去,便能种植起来,现在她空间里能种植的星球不下百个。上面郁郁葱葱,一片欣欣向荣的样子,花宛看着都会觉得赏心悦目起来。

????????两人坐在光锦上,此刻的光锦幻成了一艘穿云梭,几乎与云彩一样,在天空中悠闲地飞行。两人坐在当中,看着外面。魔尊伸手捞了块白云进来,那白云,还有些懵懂,还没有完全的灵智,在魔尊手上乱撞着,花宛打了他一下。

????????“好了,别打扰人家进阶了,跟个坏人一样。”魔尊松开了手,对着它吹了口气,“坏人?才不是,送它一场造化吧,说不定将来它会感激我呢。”那云得了魔尊的一口气,果然开始进阶了起来,原先不成形的,慢慢成起了形来,还露出了一张似宝宝的小脸来。花宛看着那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准备碰它一下。却不知打来飞来一只仙鹤,张口就要吞下那才进阶成形地小云宝宝,花宛一个着急,拍了一掌出去,那仙鹤的嘴哪经受了得她如此拍,立马就断了,“嗷!”地一声,它向下坠了下去。

????????“什么人,敢伤我坐骑!”一道怒斥声传来,花宛与魔尊对视了一眼,吐了吐舌头,她可不是故意的,这不一不留神就手重了,谁叫那该死的仙鹤要吃那朵小云宝宝的,一个胡子眉毛都花白的老者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,而且也现了那朵才成形的小云宝宝,“原来是为了你呀,小不点儿,既然你伤了它,就给它做玩伴吧。”老者袖子一兜,云宝宝就进了他的袖子,老者也忙着追他的坐骑去了,只是伤了嘴,只要几个回春术就没事了,不一会他们便看着那老者骑着仙鹤飞走了。

????????“没想到妖域也有仙人来,没意思。”魔尊趴在桌上,花宛笑着点了他一下。

????????“这位先生好奇怪,这里是妖域,你能来得,难不成别人就不来得吗?”花宛看着他支着头不说话,拿了根羽毛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????????“是不是觉得生活很无聊啊?”

????????“嗯。”

????????“还是以前的日子比较刺激,那时候修为没这么高,随时有生命危险。”

????????“嗯。”

????????“安逸的日子不好,尢其是跟某人一起的安逸日子。”

????????“嗯。”魔尊刚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个嗯,马上感到不对,空气中有一股冷意袭来,好象一下子掉提了冰窟似的。“不对,不对,不对,你又挖坑给我跳,明明不是这样的。”高冷的魔尊终于破功了,他这可不是第一回掉进人家挖的坑里了,黑着脸。

????????“你趁人之危!”

????????“哼,你要心里不是这么想的,能那么回我?”花宛也生起气来,最近也不知是怎么的,老是心浮气躁得,真想找人痛快地打一场。两人正横眉冷对呢,天上突然一道闪电,那道闪电晃得人眼晕,起初花宛也没有在意,那样的亮度对她的眼睛来说并不会有什么损伤,她正准备无视的时候却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闪电,好象是一坐空间裂缝,让什么给照了出来一样,忙指挥着光锦朝着那裂缝飞去。

????????“你疯了,危险!”魔尊吓了一跳,虽然你是让雷给喂大的人,但是那是人为的,这个明显不是人为啊,太危险了,魔尊伸手去拉花宛,花宛却突然对他神秘地说,“咱们也许能到别的界面去呢,你不是说这里生活没意思嘛,看看去。”花宛把宠物们全收进了空间,要不是魔尊不乐意,她也会象当初收骷髅一样收他进去的。两人朝着裂缝飞去。在别人眼中,刚刚天空除了那一道闪电就什么也没有了,但是在花宛眼中,那闪电过后留下的裂缝却有越来越大的趋势,好象有什么东西想要脱困而出,冲进来似的。她马上开始在空中画了起来,这样的禁制符她不知画过多少回了,所以画起来很是架轻就熟,画好后花宛把它踩在脚底。那禁制便随着她朝着裂缝飞去,两人穿过裂缝后那禁制便把那裂缝给堵了起来,当然,花宛是能看到自己的禁制符的,想要通过它离开也很容易,所以她才会这么放心地穿过裂缝。

????????两人看着眼前的景像有些傻眼。“这些是什么?”魔尊突口而出,而且他一下子挡在了花宛面前,花宛却张大着嘴,这个地方,她可不是第一次来了,这里不是那个域外的识海嘛。里面一座座肉球跟她现在识海里的好象,只是她的小些,这里的比较大,这里每个肉球好象都代表着一个地方似的,她曾经就去过黄泉道和灵界的两个肉球。现在看到的肉球比以前的要大很多,想必这里是代表着仙域吗?现在她明白了,那些所谓的外魔全都是这里精纯的元力形成的。好象这里在不断地往仙域注入能量似的,两人放开了修为,元力便如波涛般朝他们涌去。体内的筋脉好久没有生疼的感觉了。

????????“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魔尊的脸都快变形了,花宛放开了丹田和识海。向魔尊传音道,“这里就是我曾经跟你讲过的,域外识海,里面的元力很纯,我从黄泉道能上来,还得亏了它呢,可是它是怎么回事,好象元力不受控制般散逸开来。”说到这里,花宛感受到丹田疼痛了起来了,估计再吸收就得撑爆了,马上切断了元力输入,但是精纯的元力全围在了她的周围。花宛体内空间中的那块神石却动了起来,一下子飞出了她的体内,所有的元力都朝着它飞去,整块石头也出了柔和的紫光把元力一点一点地包裹进去,花宛的修为在金仙大圆满停了下来。神石吸收掉的元力好象渡了很多到她的身上,先修复了很多她身上受损的筋脉,又开始不断地压缩她体内的修为,而且好象也在改造着她的身体,花宛的识海里象移山造海一样,粗壮的元神很快就又给拉伸了出去,随着元力的注入,元神不断地粗壮起来再拉细,整个识海便不断地放大再放大,现在花宛自己都没法算出自己的识海有多大了,好象眼前的域外识海一样,一眼望不到边,此时的花宛整个身子象是给定住了一样,根本就动不了,看着魔尊浑身都是血地倒在她身旁,她急得大叫,但是却不出任何一点点的声音,花宛看着那块还在吸收着元力的神石。

????????“救他,快救他!”花宛的嘴无声地呼喊着。神石也终于感应到了她的呼唤,一缕紫光照到了他的身上,直到看到他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度好起来,花宛才放下心来,努力地顺应着元力的导入,改造着身体。不知过了多久,花宛睁开了眼睛。眼前的一切让她再次惊呆了,半空中的神石已经变成了一把钥匙的模样。出璀璨的紫光,花宛整个人好象都脱胎换骨了一样。手一挥,那钥匙便飞到了花宛的手中,与花宛有一种心神相联的感觉,她好象能感觉到钥匙的喜悦似的。

????????“也不晓得你是找开哪里的钥匙?”花宛对着它自言自语。钥匙只是来断地跳动着,似乎要带着花宛走一样,花宛看着还在沉睡的魔尊,把他放到空间里去。让妖宠们照顾着他。便随着钥匙在域外识海里飞了起来,经过了这么一折腾,整个域外识好象变得满目疮夷,脚下不是虚空,而是光秃秃的山地,钥匙在前面飞着,花宛跟着它一直飞。不知飞了多久,才停在了一座大山前。才落下脚,识海里便有声音传了出来。

????????“你来了!”那声音幽远流长,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。花宛都分辩不出它传来的方向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????????“你哪位?”

????????“呵呵。”对方只是干笑了两下,便不出声了,那钥匙只是停在山前一动也不动的,花宛走到钥匙边上。

????????“你要带我去哪呀?”为什么这里静悄悄的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????????“这里便是你们人类心心念念的神域。”对方半天总算是回了这么一句,花宛都有些傻眼了,吓米情况,神域,神域竟然是这个样子的,她要这么说出去,谁信哪!

????????“你进去吧。能不能恢复生机,全靠你了。”钥匙自动插在了一处,一道亮光出现在花宛面前,花宛对着那道门有些愣神,那光刺得一般人睁不开眼,但是有光锦,有迷幻眼,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她的眼睛和光锦因为它好象又进了一阶,这真是失之东隅,收之桑隅啊。慢慢地朝着光源的方向走去。花宛的内心十分激动,这可是仙域大能们都在期盼的地方。居然真让她给找着了。花宛进去后,身后的门全都关上了,整个域外识海也崩溃了起来,仙域下起了雨,从来没有见过的雨,一直下,一直下,好象天都漏了一般。仙人们根本无法出行,时不时地一场虚空风暴就把人不知卷哪里去了,吓得人们都老老实实躲在家里不敢出去。

????????花宛深一脚,浅一脚地走在黄土地上,特么的,谁说这是神域的,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会是神域,谁来跟她再说一遍,她跟人家急,这都多久了,从进来这里开始,除了不需要吃喝拉撒睡,其它跟绝灵之地没有任何区别,还有这里的所谓神石一抓一大把,满地都是,她一开始见到的时候还很兴奋,收集了好多,可是储物装备打不开,她又不能飞,身上越来越重,恨不全给扔掉才好。谁爱要谁要,最终她受不了这种重负,全给扔到了脚下,看着烈日,还有浑身上下流不完的汗,这会的她整个成了一个小黄人了,身上都是黄土弄的脏兮兮,这神域真的再次刷新了她的三观。这特么的也太“神”了。回春术用不上,她真是越来越脏了,这也是她最不能忍受的地方。

????????全身上下只剩两眼睛是清亮的,其它的已经看不出人样了,花宛也早就无力关注这些,只能不断地朝前走着,至少前面还有希望,走过的路是没有任何希望给她的。不知走了多久,也许几天,也许几个月,也许几年,花宛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巨石,这巨石高耸入云,花宛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,实在是身上的黄土太厚,有的都干成块掉下来了。这么高的巨石,要继续走只能翻过去。她得想法子翻过去啊。没有工具,花宛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,她爬了很多次,也掉下来很多次,身上的黄土块都摔掉了好多,地上一堆的黄土块。不过那黄土从花宛的皮肤上断裂掉到了地上,倒显得花宛的皮肤更白更嬾了。摸着学更软和,但是一撤就变紫变黑,真得身上哪哪都痛啊,可是不翻又不行,只能把衣摆撕下来,拧成绳子,慢慢地套在突出的岩石上,一点一点地往上挪,越往上挪越是心惊,因为这会处在半空中,上不上,下不下的,若一个不小心,摔下去估计要粉身碎骨的,心里头一万头操泥马都不知跑了多少趟了,以后谁要进这神域谁进好了,她可是再也不要来了,有没有命出去还不知道呢。

????????费了千辛万苦,总算是爬了上去,花宛累得睁都不想睁,直接躺在巨石上睡着了,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,反正她是睡了个天昏地暗。仙域各处都在闹水患,好多她势低的仙人们不得不搬迁洞府起来,说起来容易,那些仙人们的洞府下面埋有仙脉,在这水患四起的进候,想要挖走仙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本来就有水患了,一个不好,山体都会崩塌,搞不好还会压垮别人好好的洞府,仙人们忙得晕头转向,个个头大,天帝坐在御案前,不停地听着下面的人来报,哪里遭灾,哪里遭难,真是烦不胜烦。

????????“找到那个花宛没有啊,她这是去了哪里啊,这么多灾难也不见她出来帮忙,听说她还是个大阵法师,为仙人们布个防御阵法,分分钟就解决掉了,缘何不出来帮忙,她还与西天佛祖有交情,佛不是最悲天悯人的吗?关键时候怎么不见人哪。”天帝的话也没有人应,实在是下面的人不知如何应答呀。人家哪还敢随便现身啊,您老不是带着一帮子人找她了呢,人躲还来不及呢,哪还敢现身啊,是嫌命太长吗?

????????花宛是给饿醒的,她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蒙的,她来此地不知多少年了,从来没觉得饿的她突饿得前心贴后背的,那种饥饿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,象是饿了几个世纪似的。同时她的鼻端还传来了一阵香味。不由侧头朝着香味的方向看去,这一整片巨石上空空如也,只在巨石中心处有一个凹下去的地方,大概只有一个小碗大小,里面有一点点绿色的液体,好象香味就是从那里散出来的,花宛朝着那里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,她已经一点路也走不动了。不知爬了多久,才来到那液体面前,果然青翠碧绿的,看着十分诱人,实在是因为她太饿了,反正也就这样了,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。饱死总比饿死强,她把脸埋进了那个凹洞,喝到那液体的时候,真是浑身通体舒泰。但那液体只是浅浅的一层,她没几下就舔干净了。整个人好象都空灵了起来,看到天空觉得天空好美,看到大地觉得大地好美,看到身下的巨石,觉得这形状也是那么人让喜欢,就象抽了大烟似的,哪哪都是好的,心里不由直突鲁,不会真象那大烟似的,让人飘飘欲仙吧。忙起身,想要再感受一下,身下的巨石如风化了一般,一下子化成了粉末颗粒,在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全部围着她形成了一个空间风暴,花宛整个人给困在当中,感受到体内的力量不断地攀升,反正她此时绝对不是大罗金仙级别了,也许她是神了也说不定,因为自己识海又无限扩大了好多,里面象是形成了一个新的界面一样。她的佛手如金手指一般,点到哪里,哪里便如春花开放一般,不一会,整个识海便再不复之前的死寂,变得生机勃勃了起来。

????????睁开眼,看到魔尊坐在一边给自己护法,自己的身上的的确确的好象都长了草了一般,再看周围,这里不是他们刚进来域外识海嘛,这里也如她的识海里一样,到处充满着生机。不解地看向魔尊。

????????“真得感谢你呢,救世佛,要没你,咱们生存的那片界域只怕真的要崩溃了。你看,这里,这里,原先都塌了,但是慢慢地又成长了起来,宛如新生。”他的手指着几个地方,花宛也感受到了一片浓浓的生机。还是一头雾水。

????????“是那些神石,全都让你吸收了,你再用你的金手指,给了它们新生啊。”魔尊笑眯眯地看着花宛,花宛现好象也看不透他的修为了。

????????“你如今是什么修为?”花宛很好奇。

????????“跟你一样。”花宛看看自己,忙给自己打了几个清尘术,身上立马干净起来,想着在神域里的情况,不由打了个哆索,恨不跳到水里好好洗一洗。

????????“你都不知脱胎换骨了多少回了呢。还有你的身上很香,一点也不脏。”花宛闻了闻自己的袖子,似乎闻到了一点那绿色液体的味道。她哪知道那是天地之间的神水,而且几亿年甚至更久才有那么一点点,全让她舔得干干净净的。这不人类的文明因为它不得继续繁衍下去。

????????天帝看着明朗的天空,心头的郁气一扫而空,紧箍着他的**颈似乎都松动了,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我现在总算明白这句话了,向阳,我要先走一步了。”便一闪,不见了踪影,向阳帝君看着天帝的气势大盛的样子羡慕不已,几百年过去了,他心中始终不平,做为一个父亲,他对女儿付出的是别人没法比的,他只是不想要女儿把对他的爱分给别人有错吗?他只是想要女儿只爱他一个人有错吗?为什么最终大家都说他错了,还有女儿压根就不谅解他,谁来体会一个做父亲的心啊,因为这个几乎成了他的心魔,所以这些年他的修为没有任何寸进,很多同阶因为天地元力大盛而松动了**劲,他也是一丝反应也无。虽然他的寿元还有很久很久很久,但是他不认为他做错了,再来一遍他还是会这么做,还有花宛身上有神石,当然要交给修为比她高深的人,在她身上如何挥神石的功效,他没有明白,神石择人可不是只择修为,还有其他方面的考量,反正他就是钻到了牛角尖里出不来了。现在连天帝都动了起来,看他的气势也在节节攀升,他的进阶却是遥遥无期的。

????????花宛来到禁制前,当初那道缝还蛮大的,现在好象都变小了,花宛和魔尊刚钻出禁制,那缝便慢慢地合上了,同时他们也感受到了天她间精纯的元力。

????????“我明白了,是神域出了问题,需要人去修复,你被神选中了,所以是你修复好的对不对?”魔尊看着花宛,花宛只是笑了笑,她要说她在神域经历的事情只怕没人的相信,神域里真的没什么好的,不过那些神石倒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,看着空间中还有着光的神石钥匙,花宛总算是松了口气。两人继续在妖域逛着,现妖域的妖兽肉更加美味了,而且当年那场雨让很多妖兽都灭掉了,还有很多仙人,这一片界域的人口起码少掉了三分之一。花宛明白了,人口太多,大家都要争抢元力,当然会让整个仙域不堪重负。她的身体现在就好象一个行走的元力源,不再吸收元力,而是不断地在向外释放着元力。所到之处,花草茂盛,水草肥美,果植仙脆。但凡她所过之处,得到的好处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????????“你呀,真成了神呢,估计很多仙人要把你请回去供起来才好。”魔尊打趣她,花宛打开他的手。

????????“你也不赖呀。魔尊先生。”

????????“花宛小姐,什么时候嫁给我呀。”

????????“看你表现。”

????????“请问我哪里表现不好,我改。”

????????“这种东西可是个人自觉的,说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
????????“你说,我保证听你的。”

????????“…”每隔几天都要上演这样的桥段。

????????“你说,仙界稚序都好了,下界或是灵界呢,有没有也变好,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可以飞升了呀,我是不是能在仙界见到我的徒弟们?”花宛除了当初救的苏沫儿,梅山,还有金小蝶,后来放了她们在万山森林里历炼,也不知她们如今修为如何了。其实她对仙域的热情并没有下界或是灵界多,相比于这些地方,她觉得人情味还要更浓一些。

????????“这个倒是不清楚,不行,咱们下去看看呗。”花宛放出了小金藤,这会的小金藤可一是当初的细条子了,一个枝丫都要比水桶还要粗,在神域的时候它也得了不少好处的。

????????“主人,没有问题,主人想去哪里,小金都能带着去的。只是下去了,修为要降落的,可能不象在仙域这么随心所欲。”小金藤有些犹豫,他当然更喜欢仙域啦。以前在下界的日子实在是太苦逼了。看着空间里小黑蛟这会得小黑龙了,它早就化龙了,还有小龙鱼也早就是实实在在的龙了,然后他们俩正在一起欺负一身红衣有龙宝宝,不错,这就是那个从下界带出来的龙蛋,一直到神域,它才真正地出壳,不过人家一出来就是龙,可见血脉之浓,所以它才受到另外两条龙的欺负,不过他也乐得被欺负,一睁眼就看到同类,它可开心了,原以为要孤独地过一生呢,所以两个哥哥,欺负就欺一下算了,又不会少块肉。两老是欺负它的,看着它那憨憨的样子也忍不住下手了,谁叫人家更纯种呢,而且一出生血脉,功法各方面觉醒的比它们强多了,到现在,它们有时还得仰仗这小子呢。看到花宛走过来,三个屁颠颠地跑过来。

????????“带你出去玩,好不好?”

????????“好!”三货最爱玩了,咴咴也凑了过来。

????????“你们去吧,我还有好多地方要管理呢。”小人参身后跟着两个紫参娃娃,是它的助手,小人参此生没什么要求,就喜欢种植。酿酒,真是农业大哼一个。

????????“那咱们准备准备就出吧,先去哪呢。”花宛皱着眉头。魔尊凑了过来。

????????“不如去地球,你不是最喜欢那里的文明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晓得这会展成什么样了。咱们好好去玩一玩。以后就玩到哪吃到哪,只要你想吃的,我老给你做来…”

????????“魔尊,赶快滚回魔域,老子还等着你来继承家业呢。”魔君的怒吼声传来。

????????“我说,魔君,你就偷着乐吧,把我西天最有前途的救世佛给娶回家当媳妇,居然还敢这么大声,信不信我从中作梗不让你们娶到你信不信。?”转世佛的声音,花宛忙朝着声音处飞去,没多久就看到了半空中正在吵架的两人,两个领头的,身后跟着一众小辈,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两人吵架。

????????“唉呀,师尊您怎么来了?”花宛原本是人家的记名弟子,晋阶之后当然就成了人家的真正的弟子了,每回看见转世佛都是那么的戏剧化。他的衣衫总是那么奇怪,半遮不遮的。转世佛一看到花宛便眉开眼笑了起来。

????????“唉呀,你老也不来看看师尊我,哟,修为可以啊,我都看不出来了呢,你身上紫光萦绕,想必早就成神了吧,不错,不错。仙界有了你以后就巡稳了哈。”花宛有些不好意思,她也没做什么呀。

????????“呀,那个佛手啊,在仙域各处这点点,那点点,原本死气沉沉的地方立马就生机勃勃了起来。真是太厉害了。”佛尊跳了出来,眼中光,那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,连棉不绝。魔尊推开他凑过来的脸。

????????“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。离我家花宛远点。”

????????“花宛,你都有妖元力在身了,不如到妖域去生活。”妖尊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魔尊一巴掌呼了过去。“死远点,我们才从妖域回来。”妖尊一脸不可置信。

????????“真的假的。我怎么不知道?”

????????“你谁啊你,要你知道。”魔尊都气乐了,跟只母鸡一样把花宛护在他的羽翼之下。花宛也是醉了,今天是要开会吗?怎么这些人都来了。

????????“你没现吗?你身上的神光散出去好远好远,我想很快还会有更多的人来此找你的,你是不是真的进过神域啊,神域里是不是遍地都是宝啊?”妖尊和佛尊一脸希翼地看着花宛。

????????“…”泥马,还遍地是宝,全都是黄土好不好?谁爱去谁去好了。她还差点摔死在那里。

????????“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。”魔尊拉着花宛,几下闪了闪,两人一下子就不见了,亏好之前跟小金藤商量好了,先去下界的地球看看,直接进了他的枝丫,一下子隐去了所有的光芒。

????????“…”人呢。众人面面相觑。

????????“喂,乖徒弟,你要跑路没问题,吃的喝的得给我留下啊。”转世佛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,对着空气大喊着,花宛本都要走了,听到这话无奈地扔了个储物袋出来,正好让转世佛给接住了,他笑得见牙不见眼。浑身上下越显得油光亮了起来。看了看里面的紫蜂酒和妖兽肉,收好了储物袋,也不吵架了,很快便消失无踪。

????????…

????????“呼…”好难闻的空气。花宛睁开了眼睛。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,这地球污染越严重起来,真想把所有空气拿去洗一洗。否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。

????????“你呀,悲天悯人的性子什么时候改一改啊,到哪都爱操心,乖,张开嘴,尝尝我做的煎饼,好不好吃,我用的灵水,不是这里的猪食可以比的。”魔尊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看着花宛紧皱着眉头,看着天空。说好的,他们在地球过一世的,这才几年啊,她天天唉声叹气的,他真怕她一个忍不住,出手干预这里的生活秩序,那他们又得象过街老鼠一样,得过四处軃藏的日子了。

????????“放心吧,听你的!”花宛叹了口气,复躺了下去,闭眼,眼觉,干脆眼不见为净!

????????全文完!

????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????终于完结了,雨会尽快开新坑的哇,欢迎大家来抢沙,多谢多谢!

????????本书由潇湘书院,请勿转载!

  http://www.lwxsw8.com/25/25442/996031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wxsw8.com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wxsw8.com